翻譯公司,翻譯,英語翻譯,韓語翻譯,日語翻譯,翻譯事務所 站點地圖

新聞動態

全國服務熱線 400-631-8682

譯潔煙臺翻譯公司對翻譯的認知補充

作者: 發布于:2019-05-09  點擊量:26


若讓譯者理解的意義同作者的原意一致,譯者就應有理解意義的愿望,并具備相應的知識。這些知識不會是作者知識的全部---任何知識,任何經驗在兩個不同的人身上都不會完全相同, 但要達到一定程度,使譯者的相關認知成分能夠幫助他理解文章的明喻內容,使意義不帶任何假設。意義就是作者想表達的內容,他想通過所講的話止別人明白的東兩。讀者的知識,無論是只能滿足理解這一意義還是他擁有對其內容進行糾正、反對或補充的能力,只要意義理解正確,所有讀者都會抓住其內容。


當讀者的知識達到一定程度時,這些知識只可以幫助他將作者動機明朗化,并進一步推導其意圖或提出自已的論點或就某論點的真實性提出異義。但這不是譯者的任務。翻澤中意義轉達后, 讀者便可對某一信息或論點的正確性與真實性作出評判,或同意或反對。因此,無論是口語還是筆語,交際者都會借助潛在的知識表達意愿或理解意義。


利用完整的語境理解意義這種途徑則需要確認作者使用的字詞所含概念(事實和實物、論點),同時還要確定作者想傳遞的情感。


1. 認知與情感

認知補充既包括概念也包括情感。為簡便起見,我們稱文章的整體或某一部分的這些補充成分為認知成分,這些認知成分同時也是情感的,概念與情感處于不斷的交替統治地位。如果試圖將概念和情感與涵義截然分開來理解文章意義是錯誤的。讓?皮 亞杰指出:“概念生活和感情生活雖然不同,但是不可分離的” (見 La psychologie de l'intelligence , Armand Colin,巴黎,1967)。

 

從生物學角度看,感情與概念是不可分離的,因為兩者都源于大腦,我將其歸納為認知補充,但又按另一方式將它們分為認知知識(儲存于記憶中的語言和非語言知識)和認知語境,后者通過閱讀獲得,存儲于短時記憶中,為翻譯文章的其他部分服務。


2. 認知知識

認知知識并非一個個單獨命名的概念結合體;它由記憶(有人稱之為理念表現)、經驗、重要事件和情感組成。認知知識也是理論知識、想象,它是思考的結果,閱讀之成果,同時也是百科文化知識和專業知識的啟動。認知知識是一存在于大腦的整體物,屬于非語言的,每個人為理解文章可從中汲取需要的內容。


從某種角度講,每個人的認知知識融于人類群體知識中,同屬某一社會群體;從另一角度講,認知知識也是個人的。一個人的認知知識永遠不會囊括另一個人的知識,但共有知識面完全可以保證一篇文章的意義可以從一個人傳達到另一個人。煙臺翻譯公司認知知識存在于閱讀文章之前,每當文章的某一成分出現時,它們便動員起來幫助理解文章的意義。例如,當我拿起尤斯納爾的《阿德利安回憶錄》時,我已對羅馬帝國有一定了解,重現這段歷史對我很有吸引力。其次,在閱讀中,我又想起其它書籍對這段歷史的描寫,想到我在羅馬的逗留,奧斯迪的參觀,等等。相關知識就這樣在某一段落或某一詞出現時被啟用。


認知知識就是英文的encyclopaedic或world knowledge,百科知識或基礎知識。它包括存儲于每個人大腦中的語言知識和非語言知識,隨時應內部或外部需求重新啟動。與某一內容相關的知識何時開始,又何時結束呢?即使是就某一有限的技術范疇進行研究也很難作出十分具休的定論。涉及到文學作品時,該工作更艱難。因為閱讀文學作品激起感情波,不僅僅涉及到譯者的知識,而且還有與作者的生活經驗可以共鳴的東西。


以上這些都可以從生物學角度加以闡明。大腦中儲存著幾十億神經元,它們又攜帶著無數樹突和軸突;來自外部的數以萬計的信息(感知)及機體發出的信息(自身感知)刺激著每個人。人們利用記憶詮釋這些信息并不斷作出反應。大家都知道,我們不可能徹底地分解詮釋文章某一段落內容時處于動態的認知和感情補充。


譯者是擁有特權的讀者,他要理解文章的論點并抓住其內涵的情感色調。同樣,他并不是對所有文章內容都十分了解。的譯者都有其偏愛的領域,也常有偏愛的作家;科技翻譯工作者理解力相當強,因為他們也許是這方面的專家;文學翻譯家可以由于其自身的修養充分體會作家的感情。


3. 語言外知識

譯者在翻譯的時候并非僅僅啟用其語言知識。語言外知識隨時被調動,從而在腦子里重新構造明喻與暗喻之整體,即字詞所含意義和作若意圖。

知識的參與在理解時常常是隱性的,因為文字段落引發的百科知識與其重合,重合之默契使讀者根本不會意識到其作用。閱讀一篇文章時,常??梢苑⑾治頤撬坪跬牙肓宋惱?,逬入知識或相應經驗;但相反的是,反向行為---由外部知識到文章---卻沒那么明顯。然而,譯者若將譯文和原文進行認真比較便會發現非語言知識在理解中的作用。英語“the old Chinaman come out of the sea”便被譯成法文的 “le Chinois sort de l'ocean”。毋庸置疑,由于譯者清楚事件發生在美國瀕臨太平洋的西海岸,英語 sea被法文océan替代。


這種現象十分普遍:每個譯者常常是無意識的,有時又十分清楚相關知識對理解文章的重要性。與其他類型的翻譯不同,在文學翻譯中,譯者的參與常常不被注意,甚至被否認。然而,凡成功的譯作均有譯者的參與,這種參與無時不在。無論哪類譯文,科技的還是詩歌,翻譯方法都要求句子的語義和認知成分相結合。最一般到更高雅的文筆均應排除純語言知識基礎上的對等語言含義翻譯,代之以對等意義的創造,否則篇章翻譯則不復存在。譯者確認所指的事實、作品年代、作者、原讀者,從而找到用相關知識補充文章明喻內容的標記。譯者的認知知識幫助他重新找到并表達文章所指但又未完全表明的思想和情感。


4. 認知環境

前面提到閱讀中出現的意義單位逐漸變為“認知環境”,變為潛在的脫離語言的知識,逐漸出現于語言片段的理解中。認知環境的參與是隨時可見的,我這里談一種情況:下面是已經引用過的《沙丁街》(Cannery Row)的一段話:“the old Chinaman (comes out of the sea and) flap-flaps across the street... ” 斯坦貝克相信讀者的記憶,只用了 “flap-flaps”,他認為沒必要再寫第四章提及的“松開的鞋帶”,而只涉及到它發出的聲響。譯者譯為“中國人(離開大海并)沿街發出鞋帶的響聲”?!胝囈鬧忻揮械摹靶奔詠?;因為他清楚這位中國老人是因鞋帶的散開每走一步都發出響聲(his loose sole flap-flapped on the street)。


我們將譯者腦中源于文章的語言外知識和脫離語言形式的信息稱為“認知環境”。同樣的環境,語言學家注意到口語重復詞匯的存在,而這一現象又以提及的現實為參照。我們稱這種現實為脫離語言的記憶及對理解的影響。索菲·墨朗(Sophie Moirand, Une grammaire des textes et des dialogues,Hachette, 巴黎,1990) 將同樣的環境稱為“合參數”:


面對一篇文章或聽一篇講話,如報紙或廣播中的社會廣角欄目,我們可以看到兩種參數系統:篇章描述的以宇宙為對象的外部參教;同時有文章內部參數,即語言表達過程中“先前”已提及的成分的再述。

無論用什么詞匯,閱讀中積累的知識將在整個閱讀中保留。相對而言,閱讀中獲得的知識沒有認知知識存留時間長,但足以保證連續理解文章或講話。這種知識卻給譯者提供了表達時的自由。


上一篇:譯潔煙臺翻譯公司口譯表達的多樣性   下一篇:譯潔煙臺翻譯公司同聲傳譯未聽懂時的處理方法

譯潔翻譯公司? 185-6218-4358(工作日8:30-18:30)
24小時咨詢電話:18562184358(節假日不休)
在線qq:409134553;2753425908
微信號:18562184358 資料發送郵箱:[email protected]/簡歷投遞到[email protected]

在線客服
翻譯咨詢
400-631-8682
3d直选和单选有什么不同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万能黄金计划软件下载 赌博限红是什么 必赢客软件怎么样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手机怎么干扰老虎机 网球比分直播 手机投注平台 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手机 快三玩法技巧规律视频教学 双色球怎么填手写 福彩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号码 七星彩开奖下载大公鸡 七星彩走势图